焊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2年中国仍是最大煤炭进口国-【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4:44:58 阅读: 来源:焊线机厂家

2012年中国仍是最大煤炭进口国

据了解,继2011年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最大煤炭进口国后,2012年中国以2.9亿吨的煤炭进口量,继续稳居世界第一。这也是中国连续第四年成为煤炭净进口国。

在1月10日举行的2012年中国对外贸易进出口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综合统计司司长郑跃声介绍说,2012年中国累计进口煤炭2.9亿吨,与2011年相比增加1.076亿吨,同比增长59%;进口煤均价为每吨99.5美元,同比下跌7.4%。

与此同时,2012年中国出口煤炭928万吨,为1986年以来新低,也是1987年以来煤炭年出口量首次不足1000万吨。

在海关信息网上查询到的统计数字显示,2011年,按照进口量多少而排序的中国主要煤炭供应国依次为:印尼,6441.2万吨;澳大利亚,3255.82万吨;越南,2207.43万吨;蒙古,2015.47万吨;朝鲜,1116.91万吨;俄罗斯,1057.34万吨;南非,925.79万吨;美国,489.98万吨;加拿大,449.51万吨;哥伦比亚,130.1万吨。

时间到了2012年末,主要供应国虽然还是这10个国家,但供应结构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2012年1月至11月,中国累计进口煤炭2.54亿吨,主要供应国及供应量情况如下:印尼,5983.31万吨;澳大利亚,4975.03万吨;蒙古,1940.31万吨;俄罗斯,1804.58万吨;越南,1533.99万吨;南非,1334.58万吨;朝鲜,1102.04万吨;美国,904万吨;加拿大,678.89万吨;哥伦比亚,236.1万吨。

第一把交椅虽然仍由印尼稳坐,但是印尼供应量明显回落,而且与排名第二的澳大利亚之间的距离缩小。2011年中国共进口煤炭1.824亿吨,印尼占35.3%,澳大利亚占17.8%。而在2012年前11个月的总进口量中,印尼占23.56%,澳大利亚占19.59%。

印尼是全球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近几年印尼煤炭的生产量持续增加,但国内市场的吸收率有所下降。为了长期持续地满足国内需求,印尼官员2012年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计划控制其煤炭的出口量,并考虑开始征收煤炭出口税。一些印尼专家还建议政府停止煤炭出口,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国内市场的吸收率。尽管征税举措未曾落地,但是印尼对中国煤炭出口量的减少,或可从一个方面证实:印尼正在逐渐缩减煤炭出口量,煤炭出口税征收不是空穴来风,征税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对比2011年与2012年的数据可以看出,印尼、蒙古、越南、朝鲜四国的供应量明显减少,而澳大利亚、俄罗斯、南非、美国、加拿大、哥伦比亚六国的供应量大幅提升,不仅填补了四国减少的供应量,还额外贡献出巨额增量。

澳大利亚、俄罗斯、加拿大对中国煤炭出口量的大幅增加,与其近年来将能源出口重心向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倾斜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原因很简单,这些国家看到了亚太地区能源需求增长的持续性与快速性。

近年来,国际能源署、英国石油公司、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和企业纷纷预测,相对于仍处于欧债危机泥潭、前景黯淡的欧洲而言,未来亚太地区经济复苏与经济发展会以较快速度让世人瞩目。这些快速增长的需求,让澳大利亚、俄罗斯、加拿大等资源型国家无法忽视。

2012年,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部部长马丁·弗格森在发布《能源白皮书2012》时强调,作为世界经合组织中仅有的3个能源输出国之一,澳大利亚是不断增长的亚洲市场的主要能源供应国家,能源支撑了澳大利亚经济的繁荣。

同年10月28日,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说,到2025年,力求增加澳方与中国等亚洲国家的贸易比重,从现在的四分之一增加到三分之一。

俄罗斯能源部煤炭和石油工业局局长康斯坦丁·阿列克谢耶夫2012年9月在出席国际煤炭会议时表示,亚太地区煤炭需求的增长为俄罗斯提出了增加向东方煤炭出口量的任务。

据俄新社1月9日报道,2012年,俄罗斯对亚太地区国家煤炭出口量同比增长29%。

加拿大在2012年初就扩建太平洋港口鲁珀特王子港,使其装船能力翻番,以增加对华出口炼钢用的焦炭。

加拿大煤矿企业与铁矿石生产商都看好中国市场。加拿大煤炭生产巨头泰科能源公司决定恢复已关闭18年之久的堒泰特煤矿的生产。到2014年,泰科能源公司的煤炭总产量有望达到3000万吨。

泰科能源公司首席执行官林德塞在同中国的政府官员、能源公司及投资公司进行交流后,增强了信心,更加看好中国的经济增长,因此做出增产的决定。

在去年对华煤炭出口量大增的国家中,美国是个特例。它的大量出口并非主动占领市场之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像是被迫做出的决定。

2012年,美国能源业发生了两件影响深远的大事,一是页岩气革命,廉价的天然气有了成为新的基础能源的可能;二是美国环保署出台了严格的碳排放措施。

这两件大事对于美国本土大多数人来说自然是欢欣鼓舞,不仅看到了北美能源独立的希望,而且能源价格的下降让居民和企业都得到了实惠。但是,廉价的天然气让煤炭在本土消费遇冷,严格的碳排放措施让美国火电业缩减,无可奈何之下美国煤炭生产商将目光投向亚太市场,于是才有了美国煤炭远渡重洋之举。

相对中国国内煤炭价格来说,美国一些煤矿的煤炭坑口价很低。价格低,不仅因为美国可探明煤炭储量世界第一,还因为美国煤炭大多是露天开采,开采成本比中国煤矿的开采成本低。但是,美国煤矿主要集中在阿巴拉契亚山脉附近,离美国东海岸较近,而在与中国一海之隔的西海岸,美国煤矿较少,且没有专用煤炭运输码头,有时候不得不绕道加拿大港口再运往中国。美国幅员辽阔,煤炭从坑口到港口,从港口再海运到中国,运费自然不便宜。这些因素制约了美国煤炭的大量出口。

在促进因素与制约因素的双重作用下,美国煤炭对华出口量在2012年仍然有了同比翻番的成绩,这应该是价格在起作用。

在运力瓶颈的限制下,短期内美国煤炭不会对中国带来太大的冲击。但是,只要价差仍然存在,且价差较大,中国东部市场对美国煤炭的需求是自然而然的,美国煤炭对华出口量增加应该是可预见的。

包头设计西服

腰带

江西订制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