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燕赵先锋誓言永恒地火努力革命不怕牺牲-【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49:19 阅读: 来源:焊线机厂家

《张隐韬日记》为国家一级文物,现藏于南皮县档案馆,共2册5万余字,记载了1923—1924年间,张隐韬在天津、北京、张家口、唐山、广州黄埔的革命活动,为人们了解当时的历史和张隐韬的革命经历提供了宝贵资料。 河北日报记者 王思达摄   阅读提示  “努力革命”,“不怕牺牲”。  简单朴素的八个字,却是革命战争年代不同地区、不同版本入党誓词出现最多的词语之一。  前者是党对成员工作状态的要求,后者则是一个人加入党组织就必须具有的思想基础。  这是一个从创立之初,就时时处在严酷斗争环境的政党作出的必然选择;  这是一个期盼“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政党,在极端困难条件下,依靠自己的力量,放手发动群众,探索革命道路,直至达到政治上成熟的自觉行动。  努力革命,不怕牺牲的信念,让91年前一个铁路警察出身的河北青年,从黄埔一期毕业后,毅然放弃军政前途,返回家乡探索组织由共产党领导的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  努力革命,不怕牺牲的信念,让85年前一个早年投笔从戎的河北学生,在经历了奔走、失败、被捕、牢狱种种磨难之后,终于领导了一场武装起义,建立了中国共产党在北方领导的第一支工农红军和第一个红色政权。  努力革命,不怕牺牲的信念,让84年前一群佃户出身的河北农民,在颈间系起红色的“牺牲带”,高举河北红军游击队的大旗,在冀中腹地发动了一场震惊华北的农民武装暴动。  农民运动、武装斗争、土地革命、游击战争……  他们用自己百折不回的努力,见证了一个新兴的无产阶级政党,在中国革命基本问题上,艰难而曲折的探索历程;  他们用自己的满腔热情,回应了对党的誓言,他们用生命点燃的烈火,引爆埋藏在这片土地深处的革命力量——  发现农民:“这些民众活动,若有部分觉悟分子参加,一定大有可为”  略有破损的封皮,微微泛黄的纸张。  2016年6月2日,在南皮县档案馆,两本90多年前的日记呈现在记者面前。  外人也许很难想象,这两本破旧的线装老日记是珍贵的国家一级文物。它们的发现曾在上世纪80年代轰动了全国史志档案界,《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均为此刊发了消息。  “这就是张隐韬烈士的日记。”南皮县档案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两本日记共5万余字,记载了1923—1924年间,张隐韬在天津、北京、张家口、唐山、广州黄埔的革命活动,为人们了解当时的历史和张隐韬的革命经历提供了宝贵资料。  张隐韬,一个今人十分陌生的名字。  “他1902年生于南皮县唐家务村,因父亲早亡,1918年高小毕业后,到天津铁路局当了一名见习警察。1919年五四运动中,张隐韬在天津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并于1921年成为北京‘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的天津通讯会员。”张隐韬日记的发现者、南皮县党史办原研究员王玉良告诉记者。 1922年春,张隐韬在天津加入中国共产党。时至今日,我们已无从查考张隐韬入党时的确切誓言,但日记却使我们得以窥见烈士当年一段特殊的心路历程。  1924年,受中共北京区委遴选,张隐韬考入刚刚创建的广州黄埔军校,成为著名的黄埔一期学员。几个月后一次特殊的战斗经历,使原本正忙于战术学习和操典的张隐韬开始了深深的思考。  1924年秋,黄埔军校组织第一、二期学员参加了平定广州商团叛乱的战斗,期间农民军和学生军协同作战,发挥了重大作用。张隐韬在日记中把此次农民军与学生军协同作战,与当时安徽农民自发组织的大刀会暴动作了比较:“安徽发起的大刀会,迷信太重,无一点计划,现在已失败,主要是缺乏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些民众活动,若有部分觉悟分子参加,一定大有可为……”  发动农民参加革命。这是一个年轻的普通党员结合亲身经历的现实感悟,也是一个年轻的无产阶级政党在中国革命基本问题上作出的必然选择。  “从诞生之日起,党就在不断探索马列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如何相结合的问题。”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研究员冉世民表示。  建党初期,党员的构成和主要团结对象是学生和工人,到中共四大前,党已经认识到农民在革命中的重要地位。1924年7月,就在张隐韬与农民军并肩作战前夕,在第一次国共合作背景下,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正式开学。在共产党人彭湃、毛泽东的相继主持下,广州农讲所连续举办6届,培训了700多名农民运动骨干。  而1925年1月举行的中共四大,明确肯定了农民是无产阶级的同盟者。1925年10月,中共中央执委会扩大会议提出要在政纲中列入解决农民土地问题。1927年3月5日,为回应国民党右派和党内右倾错误思想的诋毁与责难,毛泽东发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阐明了农民运动与中国革命成败的密切关系。  与此同时,在张隐韬的家乡河北,农民运动的火种也已经开始播撒。  1923年10月,全国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在安平县台城村建立。1924年,中共北京区委成立了农民运动委员会。党的四大后,北京区委根据当时行政区划确定冀东、大名、津南、保定四个农民运动工作区,组织农民运动,深入发展农村党组织。  1924年,位于华北平原腹地的蠡县,建立了最早的党组织。  1926年,一位年近不惑、生性耿直、爱打抱不平的蠡县庄稼汉,在同乡、共产党员曹承宗的帮助下,第一次接触到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革命的概念……  他,就是宋洛曙,著名小说《红旗谱》中朱老忠的人物原型。  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农民协会之后,宋洛曙在本村宋家庄积极发展贫佃农入会,并组织会员和贫佃农民展开了反地主豪绅、反苛捐杂税、反盐巡等斗争。到当年底,宋家庄农民协会就发展到56名会员。  1927年2月,经曹承宗介绍,宋洛曙加入中国共产党。多年后,曹承宗仍能清晰记起宋洛曙入党时的情形:“他激动地说,‘从今天起,我正式成为共产党的人了,我要把身心全部交给党!’”  一个发动起农民的政党,开始向大地深处播火;一群发现了真理的农民,开始朝着革命的光明聚集。  到1932年,仅蠡县一县就建立了大庄头、宋庄、万安、李家庄、南玉田等党支部25个,发展党员436人。临近的高阳县则先后在布里村、县城、西演村、庞口村、西王庄村等20多地发展了300多名党员和共青团员,大部分为农民和农村知识分子。  抓住枪杆:“我们党应该组织自己的军队,像苏俄那样,建立工农苏维埃政权”  1925年春,在开封的一家旅馆里,张隐韬与一位受天津党组织派遣来此开展兵运工作的河北老乡、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刘格平,进行了一次深谈。  针对当时的革命形势,张隐韬表示:“在黄埔由我们党、团员组成的军官革命团,在东江战斗中攻无不克,勇不可挡。这充分证明,我们党应该组织自己的军队,像苏俄那样,建立工农苏维埃政权。”  这年3月,张隐韬刚刚从黄埔一期毕业。  翻开黄埔一期毕业生的名单:徐向前、陈赓、左权、周士第以及胡宗南、宋希濂、黄维、郑洞国……不乏后来声名显赫的国共两党高级将领。  而当时身兼国共两党党员双重身份的张隐韬,却选择了回北方家乡领导武装斗争。  受组织派遣,张隐韬先是以国民党员的公开身份,来到当时较为进步的河南国民军第二军四旅开展兵运工作,发展了一批进步官兵加入党团组织。其后,为响应北伐,已被委任为该旅副旅长的张隐韬主持召开了秘密支部会议,批驳了“共产党不宜搞武装”的错误观点,统一认识并通过决议:由张隐韬去津南农村,建立农民武装;刘格平去天津组织工人武装。然后两支部队津南会师,开辟革命根据地,建立工农革命政权。  1925年9月,张隐韬从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进步旅长史可轩处借了一部分枪,召集了一部分人,以国民军第二军的名义乘火车北上,一路吸收进步青年,并收编了部分地方民团。当年11月,津南农民自卫军在泊头成立,由张隐韬任司令兼党代表,举行武装起义,并提出了“保护农民利益,打倒军阀,镇压土豪劣绅”的口号。  “在党史界,我党直接领导下的第一支革命武装公认为1925年10月在广东肇庆成立的、以共产党人叶挺为团长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而张隐韬领导的这支津南农民自卫军,成立仅比其晚一个月。”王玉良表示。  抓住枪杆。当24岁的张隐韬毅然北上时,这或许还只是中国共产党在幼年时期部分党员的开拓探索;而一年后大革命失败的残酷现实,终于让这个年轻的政党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对掌握军队的极端重要性有了清醒的认识。  1927年“八七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著名论断。  “大革命失败后,年轻的中国共产党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依靠自己的力量,放手发动群众。这一时期,一些忠诚的共产党员用不怕牺牲、百折不回的探索尝试,回应了努力革命的誓言。”冉世民表示。  1930年,一位年仅25岁、却已投笔从戎多年的共产党员,从狱中向河北安国老家寄出了这样一封家书:“我在反动派的监狱里是一名政治犯,但这并不是我的耻辱,而是革命者的光荣。金钱不能动吾心,权威不能动吾志。我早有坚定的政治信念,岂能如一叶轻舟,随波飘逐呢?”  这个革命意志坚定的年轻人就是谷雄一。  “1925年‘五卅惨案’后,在反帝爱国运动的影响下,京津冀大批爱国学生在各地党组织动员下纷纷投奔驻张家口的国民军,这其中,就包括刚刚从保定育德中学毕业的谷雄一。”阜平县党史办原主任张士双告诉记者,当时,在李大钊的建议与帮助下,冯玉祥成立了西北陆军干部学校。在该校学习期满后,谷雄一被分配到西北军方振武部任中校参谋,并于1926年经张兆丰介绍,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大革命失败后,谷雄一先后被派往北平、天津、唐山一带活动,专门从事党的军运工作。在白色恐怖下,他积极协助中共北方局军委书记张兆丰的工作,在华北各派系军阀部队中建立起我党军运工作的基点,并参与了1930年唐山兵变的组织。  “按原计划,唐山兵变后本拟建立北方红军第九路军,由谷雄一任政委,马镇北任总指挥,部队在冀东一带山区开展武装斗争。”张士双说。然而,由于消息走漏,兵变流产,暴露身份的谷雄一遭到通缉,其后在天津被捕入狱,曾与彭真、李运昌同囚一室。  此时,正是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农村革命根据地和红军在南方得到迅速发展的时期。1930年8月,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在湖南浏阳永和会师,组成了红一方面军(即中央红军)。  也正是在这一年10月,刚刚被党组织营救出狱的谷雄一即赴山西任省委委员兼军委书记。此时,党在山西兵运工作方面的焦点,正汇聚在进驻阳泉平定的国民党陆军新编第11师高桂滋部上——  事实上,早在大革命期间,以赫光、苗广义等为首的十多名共产党员就打入了高桂滋部。经过4年的努力,共产党员在这支部队里分别担任了营、连、排、班级干部,掌握了相当一批武装力量。  抓住枪杆,这已经成为一个在浴血奋斗中逐渐成熟的政党自上而下清醒而自觉的认识,也是那一时期共产党人努力革命的现实任务之一。  前仆后继:“若为革命事业,宁愿牺牲生命”  1926年2月5日,一个青年被铁丝绑在车顶上,连夜带到盐山县旧县镇南门外。敌人威逼他向城里的农民自卫军喊话,劝他们缴枪。  年轻人却为自己要来了一块牌子,亲笔在牌上写上“张隐韬之墓 时年24岁南皮县唐家务村人”后从容就义。  1925年12月,张隐韬率津南农民军从泊头挥师东下,相继占领南皮县城、盐山县城、盐山县旧县镇和庆云县城。途中很多青年自愿参加自卫军,队伍扩大到1200余人,活动在盐山、沧县、南皮一带,并向全国发出《农民自卫军宣言》,引起全国震动。  1926年2月4日,张隐韬率部在南皮县城城北遭伏兵截击,因双方兵力悬殊,张隐韬弹尽被俘,最终用生命印证了自己在日记中“若为革命事业,宁愿牺牲生命”的誓言。  真正的革命者,从不被敌人的残暴所吓倒。  1931年5月,山西特委召开军事工作会议,决定将高桂滋部三个团拉出来,组成红二十四军,在五台山一带开辟晋冀边革命根据地,创建苏维埃红色政权。7月4日深夜,面对消息再次走漏的危险,谷雄一、赫光决定提前起义。  7月5日凌晨,在山西盂县清城村,谷雄一正式宣布中央军委关于成立红二十四军的决定,赫光任军长,谷雄一任政委。至此,在中国北方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支工农红军正规军。  在今天的河北阜平县法华村村中心,有一棵见证了那段峥嵘岁月的千年古槐。  红二十四军成立后,经过平山、灵寿等县,于1931年7月18日抵达阜平县,开仓放粮、释放政治犯,并于7月26日宣布成立阜平苏维埃政府。  “阜平苏维埃政府是我党北方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也是‘枪杆子里出政权’理论在北方最早的实践。”张士双表示。3个月后的1931年11月,在南方革命运动的中心江西瑞金,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宣告成立。  正忙于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三次围剿的国民党反动派闻悉红二十四军的活动和阜平苏维埃政府的成立,不禁惊呼:“事实虽小,情节甚大。北方之‘朱毛’,较之江西有过而无不及也!”最终,由于北方军阀部队的围剿和诈降诱捕,红二十四军遭到血腥镇压,赫光被枪杀于法华村的古槐之下。谷雄一则被押解至北平,枪杀于西直门外护城河边,年仅26岁。  差不多与此同时,在党组织迅速发展的高蠡地区,一场农民武装暴动正在酝酿。  “高阳蠡县一带处在国民党统治的京、津、保三角地带,1932年6月,中央召开了北方会议,要求河北省委迅速组织武装斗争,并在北方建立苏维埃政权。”《冀中红潮》作者、研究高蠡暴动十余年的李清方介绍。  当时的宋洛曙已经从一个普普通通的佃农,成长为中共博蠡中心县县委书记。  8月27日,在河北省委军委书记湘农和宋洛曙等人的领导下,暴动在宋洛曙的家乡宋家庄首先发起,到8月30日,暴动队伍占领了高阳县北辛庄。  当天晚上,湘农主持召开了紧急会议,会上宣布建立地方苏维埃政府,湘农任主席,宋洛曙任副主席。同时整编队伍,正式成立河北红军游击队第一支队。  “当时的支队部和苏维埃政府就设在北辛庄高小院内,门前悬挂起镰刀斧头的大红旗,红旗上书有‘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的民族联合起来’和‘河北红军游击队第一支队本部’的字样。为了表示与敌人战斗到底的决心,队员们在脖子上都系起了鲜红的带子,那叫‘牺牲带’。”宋洛曙唯一的儿子宋保安当年只有1岁,这些细节是后来从母亲口中了解的。  8月31日下午,国民党驻安国的骑兵部队赶来包围了游击队驻地。突围战斗中,宋洛曙身中数弹,血尽而死。高蠡暴动经过5天的激烈战斗,共牺牲47人,最终游击队被打散。宋洛曙等人的头颅被敌人用铡刀铡下,带到莘桥等地示众。  “虽然高蠡暴动只持续几天就以失败告终,却直接威胁了敌人的统治,影响十分深远。”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研三处调研员杜丽荣介绍,在这一阶段党领导下的河北各地农民暴动层出不穷,除高蠡暴动外,影响较大的还有1927年的玉田暴动和1935年的冀南暴动。“这些暴动是我们党在华北地区为发动农民武装作出的尝试和探索,共产党人前仆后继、不怕牺牲,为河北播下了红色的火种。”  当熊熊地火席卷这片土地,我们不能不回望那些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用生命践行誓言的先行者:  他们,放下笔杆和锄头,拿起枪杆;  他们,走过千山万水,历经百转千回;  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和实践,见证了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从稚嫩走向成熟;  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在最深沉的夜色里,引爆埋藏在这片土地深处的力量!(河北日报记者 王思达)(感谢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大力支持)

https://www.zkh360.com/item/AA5004.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5335.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1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