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强拆的背后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0:18 阅读: 来源:焊线机厂家

强拆的背后

一家正常生产经营的工厂因拆迁而被当地政府先吊销执照、发停产令,导致关门,然后逼迫他们同意拆迁,没有签订《补偿协议》就采取了暴力强拆,用刑具把人押走,推倒他们的厂房,夫妻被迫出走。此事发生在吉林省洮南市。  5月19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吉林长春见到了被拆迁人封永忠。  被拆迁成了“戴手铐的旅客”  暴力强拆一直是国家三令五申明令禁止的行为。就在封永忠遭遇暴力强拆的前一天,即5月15日国土资源部下发了《关于严格管理防止违法违规征地的紧急通知》,通知要求杜绝暴力征地,引发群众性事件将被追责。  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天,但当日的惊吓仍旧让封永忠心有余悸。“我没有亲眼见我老婆被打,当时我还在被窝里穿着内衣裤就被八个人给围住了,其中四个人上来拽我,我用手拉着暖气片不走。这时候洮南市副市长张伟拿着步话机进来跟我说,出去谈谈,我说在屋里谈,张伟就跟那几个人说‘给我铐起来’。他们把我摁在地上反铐起来,拽到车上,直到上了车,有人从屋里给我扔过一条裤子。张伟说门口有车,问车钥匙呢,然后就有三个人上来按住我,把我裤子兜里的车钥匙给抢走了。”  双手被铐在后背上的夫妻俩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仅仅是厄运的开始。“我被押到了拘留所,大概过了10分钟,我老婆也被铐到了拘留所。”  依据《拘留所条例》,拘留所只能关押被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依法给予拘留行政处罚的人;被人民法院依法决定拘留的人。显然,封永忠夫妇并不符合拘留条件,拘留所拒绝接收封永忠夫妻。  “拘留所不收我们,他们就把我们分别关押到光明派出所和兴隆派出所。”封永忠说,“我被关在兴隆所的审讯室,期间我上了一次厕所,这才把背后铐的手铐改成了前铐,直到中午有人通知我的朋友到派出所做我的工作,让我跟政府配合把协议签了。后来,派出所的人一定要安排我吃午饭,说是市长指示的,让他们继续做我的工作。我们往出走的时候,迎面碰到我老婆,她衣服裤子都是撕烂的,一瘸一拐的。后来我才知道,她被带走前,挨了不少打,后来在派出所被铐在了审讯椅上,过度紧张的她犯了心脏病,派出所给我老婆吃了救心丸,然后送到医院。等我老婆在医院醒来的时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医生说,派出所的人把她送到医院就走了。”  “我们俩跟他们应付着吃了一口饭,就回家了。到家一看,房子被拆了,就剩下砖头瓦块,我们打了110,等了很久110也没有出警。我们就准备逃到长春投奔朋友,但我俩被铐走的时候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我还穿着拖鞋,所以我们一路上搭着拉砖头的车到了长春。现在我身上的衣服和临时住处都是朋友给提供的。连打带吓的,到长春的当天晚上我老婆又昏迷了,被朋友送到了医院,现在还在医院。”封永忠始终低着头,拳头紧紧攥着。  勒令工厂关门逼其就范  1995年,江苏人封永忠还是药厂的推销员,一次到吉林省洮南市出差发现了当地的肠衣货源充足,便跟老婆商量,在洮南市创办了永忠肠衣厂。起初300平方米的厂房随着不断扩建,工厂占地面积达到了2000余平方米。  “2010年年底,当时的卜副市长和拆迁办的主任找到我,说要动迁我们的工厂,也答应说给我找个地方,我就答应把厂子搬走。但我去了他们给找的辣椒公司那个厂房一看,都是彩钢板的,我就跟市长说,这都是彩钢板的,我们工厂又都是水活,冬天会冻死人的。后来又找了个地方,路上全是大坑,我们每天进出货车辆进出非常不方便。”封永忠告诉记者。  封永忠回忆说:“这期间我们一直还在生产,但2011年12月的时候,工商部门来吊销了我们的执照、质量监督局在生产原料上贴了封条,环保局罚我们5万块钱,我找到环保局,他们一个负责的人跟我说他们也没办法。还有药监也来查我们,但发现我们是生产肠衣的,说我们生产的是初品,不在他们管辖范围就走了。还有其他一些部门,只要是收费的,就都跑来下达停产整顿通知,来的这些部门都跟我们说同样的话,‘你不能怪我们,只要你们跟政府达成协议,我们还让你生产’。”  “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因征收房屋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的应该给予补偿,但如果这个企业停产在先,不是因为拆迁造成停产的,就可以不给停产补偿。”北京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拆迁办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封永忠的厂里有10余名员工,其中还有三名残疾人,都是洮南北部新城开发后失地的农民,没想到,失去了土地后又失去了赖以生存的饭碗。  直到2013年5月15日,“拆迁办的徐俊林(音)告诉我们9点去张副市长办公室。我们就准时9点去了,在那一直等到11点,张伟副市长才跟我们谈。问我们怎么想的,我说我们也想早点解决,这也拖了好几年了。他就说,给你厂子你干不干,我说我这买卖也让你给查封了,给我厂子,这买卖也做不起来,客户都没有了,没法干了。张副市长就问我要多少钱,我说500万元。他说你有啥根据要这么些钱。我说,我啥根据都有,至于你们给不给,你们再考虑,况且评估报告都三年了,早就过期了,就算政府补偿我们也应该重新评估。他说,那好,你给我列个单子。我就回家列了一个清单,下午拆迁办的徐俊林和市长身边的一个老头就来我家把那个清单复印了一份就拿走了。当时也没说要拆我们家啊,谁知道第二天一早就来了。”封永忠至今没有想明白,才要了清单的张伟副市长,也不与自己做任何理论和解释就亲自动手指挥抓人强拆了。  专家表示:为配合拆迁下停产通知属违法行为  5月20日,记者冒着小雨,驱车赶到了吉林省洮南市。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强拆当天发生的情况,上午9点,记者来到了洮南市委宣传部,说明来意,新闻科孙亮科长接待了记者。在孙科长办公室等了大概近一个小时后才见到了宣传部副部长王录。记者表明,希望见到组织拆迁的当事人张伟副市长时,王录告诉记者,张市长开会去了,中午能回来。记者提出,为了抓紧时间,可以先安排记者去采访曾经关押封永忠夫妻的那两个派出所。  但记者并没有被带到派出所,而是被带到了市公安局副书记秦立恒的办公室。虽然记者一再表示,只是希望到派出所简单了解关押时的情况,与当时的看守人员聊聊即可,但秦立恒坚持说一定要等政委回来。记者等了两个小时也没见到所谓的政委。12点多了,孙科长提议先去吃饭。席间,王录告诉记者张伟在长春开会,赶不回来。记者表示可以赶到长春采访,请王录跟张副市长说一声。王录出去大概10几分钟后回来说:“领导说不能接待你们,把过程跟我学了一下,让我转述。”  在记者的催促下,公安局也有了回话,婉转表示不希望记者再出现在那里。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李寿平认为,政府部门为了配合拆迁而下发停产通知属于严重违法行为,是对经济秩序的破坏,政府应该是制度的维护者;被拆迁人是守法公民,在强拆过程中甚至没有还手之力,却被带上手铐,被铐在了审讯椅上,对守法公民动用刑具,严重侵犯了公民的权利,是对法制的践踏。

遵义做第四代微创3D生物束带紧缩术

在昆明做小阴唇总费用

福建试管哪家医院好

兰州哪个医院治疗自闭症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