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邦的女婿是谁做汉高祖刘邦的女婿有多憋屈

发布时间:2020-12-25 02:02:23 阅读: 来源:焊线机厂家

刘邦的女婿是谁?做汉高祖刘邦的女婿有多憋屈

张敖这个人,原本没啥可多说的,因为娶了高祖刘邦的大女儿鲁元公主,受到了人们的关注,身上无故添了不少话题。

张敖一直怀疑,自己的婚姻多半是父亲当年应承的娃娃亲。这怀疑也并非空穴来风,刘邦与张敖的父亲张耳,是一对经常混吃混喝的酒肉哥们,刘邦家在沛县,张耳居住外黄,两地相距不远,早年,刘邦动不动就跑到外黄来找张耳,在张耳家一住就是好几个月,两人不分你我,情同手足。

张耳是个能人,善于交际。也就因为这个,项羽主持分封诸侯王的时候,好些人替张耳说话,张耳因此得到了一块虽小但位置不错的地盘,赵地,也就是今天河北南部一带,称常山王。前205年,张耳的另一个哥们陈馀,不满他称王而自己仅为侯,兄弟反目,带兵攻破邢台,撵走了张耳,占了他的领地。张耳无奈,找到老哥们汉王刘邦,刘邦让张耳随韩信统兵数万,斩杀了陈馀,收复了失地,张耳在哥们手里重新做了赵王。

这里多说两句刘邦的这位亲家张耳。张耳的夫人也就是张敖的妈妈,可是个有个性的角色,她出身外黄富豪家,人长得极美,嫁了个丈夫却很窝囊。在家里,她压根不正眼瞧他,拿丈夫当奴才使。后来实在无法忍受自家男人那副熊样,她毅然出走,跑到父亲的一个老友家。这位叔叔听了女子的怨言和心思,对她讲:“必欲求贤夫,从张耳。”你要立志找个能说会道有大志向的男人,那就跟张耳吧。富家女立马和前夫断了关系,嫁给了张耳,张耳意外抱得美人归不说,额外还得到了大量钱财,拿着老丈人给的钱财,张耳四处招揽宾客朋友,这其中,就有沛县的刘邦。

高祖五年(前202年),张耳去世,张敖袭父爵为赵王,也就是这时候,他迎娶了鲁元公主,从此过上了不安生的日子。他这个汉皇女婿的王位、地盘、婚姻等等一切,都是老岳丈刘邦亲手帮其安排妥帖的,因此上面对这个老丈人,可想而知,张敖只能是俯首帖耳、小心翼翼。《史记》《汉书》看不到张敖拥有金枝玉叶的丁点幸福记忆,随处却都是他低眉顺目、低三下四、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受气可怜模样。

高祖七年(前200年),刘邦征讨韩王信,路经赵国,住在女婿张敖这儿。张敖身穿工装,戴着袖套,腰系围裙,从早到晚围着老丈人转,亲手端饭送茶,亲自服侍起卧,态度谦卑到极点。在张敖这儿,只想着尽心竭力做个听话懂礼的好女婿,可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个三孙子。

关键是,女婿的毕恭毕敬,若是能得到丈人的几句赞许,倒还说得过去,刘邦呢,对张敖的亲力亲为殷勤备至,照单全收却并不领情,仿佛张敖你在老子这儿本来就是个奴才。刘邦总是一脸不屑地面对张敖,在张敖这个王爷的堂上,双腿叉开,身子像簸箕那样傲慢懒散地斜歪着,嘴里不时地冒出脏话,骂骂咧咧,弄得张敖左右不是、手足无措,颜面尽失还得强忍着。

背过刘邦,张敖的部下幕僚不干了,丞相贯高甚至冲动地扬言:该杀了那个老东西!张敖闻言,吓得赶紧悄声制止,好言平息众怒,强劝以免肇祸。见众人还是怒目圆睁,张敖不惜咬破自己的手指,发誓警告诸位:先父及本王的一切,都是高祖给的,你们万万不可有想法,统统给我闭嘴!

长辈小瞧晚辈,皇上轻慢臣子,老丈人使唤羞辱女婿,这些还都能说得过去,毕竟受人之恩,毕竟高高在上嘛,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就让张敖及其幕僚们目瞪口呆了。

高祖八年(前199年),刘邦讨伐韩王信的余党,再次经过住到张敖的王府,张敖安排自己的几位姬妾美人照顾刘邦起居,打死让人也想不到的是,老丈人看上了女婿的一位美人,而且就在女儿女婿家里睡了这位赵美人,更让张敖难以启齿的是,赵美人怀上了刘邦的孩子。

张敖听说此事,讶异惊恐又不敢声张,皇上亲幸过的女人,他自然是不敢再碰。张敖忙着人,昼夜赶工,在外面专门盖了一处华屋,安顿赵美人独自居住。美人的肚子一天天隆起,这事儿怎么收场?张敖抓耳挠腮头疼不已。告知老丈人去?万一他不承认反降以欺君诬陷,那颈上这颗脑袋还要不要了?不禀告自行处理?美人肚子里怀的那可是龙种呀,这妊娠期或者生产时若稍有闪失,难逃其咎不说,可有擅杀皇子之嫌啊,罪岂不更大?!

张敖这里正煎熬着如何是好,他的丞相贯高把事惹出来了。以贯高为首,企图谋杀天子的事被人捅到了刘邦那儿,刘邦顿时龙颜大怒,这还了得,统统给我抓捕下狱!张敖、贯高等被押解长安,张敖的母亲兄弟姬妾美人等,暂时关押河内郡。

张敖这回是死的心都有了,可他确实不曾动过弑君之念呀。这时,皇后吕雉站出来替女婿说情,她对刘邦说:张敖那是咱的女婿,他怎么会有谋杀老丈人的心思,我估摸着是他手下那几个人背着他干的。

刘邦瞪了吕后一眼,妇人之见,他气哼哼地反问吕后:假使张敖杀了我夺得天下,他会缺少像你女儿那样的女人吗!吕后闭嘴没再吱声。

鲁元公主

好在,贯高是个义士,他敢作敢当,独自承担全部责任,声言谋刺一事赵王张敖毫不知情。张敖这才有了保命的希望。关键时节,那个大腹便便的赵美人也帮上了忙。

赵美人在狱中搂着大肚子说,你们别碰我,我怀的可是皇帝的骨血。狱卒一听,真的假的?这可非同儿戏啊,赶紧层层上报。报到刘邦这儿,他果然像张敖预料的那样,不予承认。赵美人在狱中得到回话,伤心至极,生下皇子(后起名刘长),当即自绝。婴儿抱到刘邦眼前,刘邦端详了许久,不得不认下说:确实是朕的。

吕后有些生气,生气归生气,女婿还在狱中呢,她这回对刘邦说:女婿连这事都能替你包住,他会有谋反弑君之心吗?

贯高的担当,吕后的从旁劝说,好不容易换来张敖的清白。张敖被释放了,但王号不再,降为宣平侯。

高祖十二年(前195年),让张敖这个女婿心惊胆战了十多年的刘邦,驾鹤西游去了,张敖琢磨着自个儿可以喘匀气过几天清静日子了,哪里料到,他那位丈母娘吕后,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张敖与鲁元公主生有一子一女,子名张偃,女名张嫣。汉惠帝刘盈登基,母后吕氏当政。该给刘盈选个皇后了,张敖原本以为这里与他无关,过自己侯爷日子就是,谁知吕后教人来请,提出要把他的女儿张嫣嫁给刘盈,来日册封为皇后。张敖心说:刘盈是嫣儿的舅舅呀,丈母娘,这……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吕后一言九鼎:我如此安排,这叫亲上加亲!

张敖无言以对了,这叫啥事嘛!

张敖在吕后元年(前182年)去世,活了不到六十。做皇帝的女婿,外人以为无比的荣耀风光,只有张敖自己清楚,一路走来战战兢兢,没一样事他能够做主,一肚子憋屈无人可说!

拉萨市周期性正常血钾性麻痹医院

福州市水俣病医院

银川市急性眩晕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