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电信资费改革渐行渐进急行军还是软着陆

发布时间:2020-02-11 06:44:13 阅读: 来源:焊线机厂家

对电信行业的持续批评之声,并没有因为主管部门已开始对电信资费进行系列改革而有所减弱。

8月28日上午,由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中消协、北京市消协共同主办的“推动电信资费改革论坛”在北京召开,来自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产业部、北京市发改委等政府部门官员以及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的专家学者们齐集一堂,对现有电信资费制度再次进行“炮轰”。

今年5月,信息产业部联合发改委在全国范围内,开始用半年时间对现行电信资费套餐进行全面清理,以减少电信企业资费种类,简化资费结构;同是5月初,信产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征求用户对国内漫游通话费上限标准的意见,随后公布了超过六成用户认为漫游费应该取消的调查结论……一系列举动在业内看来,意味着政府部门已迈出电信资费改革的实质性步伐。

电信资费整体水平过高、漫游费与成本落差巨大、双向收费不合理、手机套餐是陷阱……这些主要“罪状”令所有人都觉得:改革资费已是大势所趋,但是应该怎么改?从哪些方面着手?……围绕着这些焦点,参与论坛的专家们开始出现意见分歧:消协方面主张,现在已是进行“双改单”的好时机,应该立刻取消漫游费、套餐等不合理名目;而电信业专家、北邮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曾剑秋则认为,资费改革不能一蹴而就,许多偏高的资费只能逐步降低,关键在于还老百姓明明白白消费的权利。

漫游费:立即取消还是逐步降低?

“收取漫游费,实际上是严重背离电信运营成本的现象!”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心主任张严方认为,既然漫游费只是由网络传送几个计算机自动生成,比普通电子邮件还简单的信息,成本基本为零,以此为名目收取费用的其他国家也极其少有,如今更没有存在的必要,理应实行同网同价。再者,根据《物权法》规定,无线电频谱资源属于国家所有,基于物权产生的孳息归物权所有人支配。所以基于这一物权产生的各种孳息,比如漫游费,如今由移动通讯公司收取,也欠缺足够的法律根据。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武高汉在会上也表达了与此相似的观点。他认为,我国漫游费的存在,不仅增加了企业间的结算成本,妨碍了国内统一市场的建立,也是造成我国电信资费水平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因此建议取消漫游费,消除经济壁垒,才是“真正地实现施惠与民”。

而曾剑秋却对“零成本”之说持否定态度。他介绍,手机之所以能漫游,源于在设置建设中预留的超过将近20%的容留,如果不预留,漫游用户就打不通电话,而这部分肯定是有成本的,“所以我觉得,零成本的说法是有问题的。”

“逐步降低才是可行方案!”曾剑秋认为,虽然取消漫游费是大势所趋,但漫游费的产生有一定的历史沿革,取消的话要考虑对法则的资费体系的影响。他建议,考虑到电信市场的稳定发展,我国应该仿效欧盟最近几年的做法,采取逐步降低漫游费的策略。

套餐:一棍子打死还是去莠存良?

花样繁多、计算复杂、甚至模糊了资费构成和使用条件……对于已明显带有“消费陷阱”色彩的手机套餐,该如何有效“处置”?

“手机套餐必须取消!”信息产业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杨培芳认为,应该以简单直接、明确易懂的资费方式取代套餐,这样既节约研制套餐的费用,降低企业经营成本,又体现了经营者让利的诚意,保障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资费套餐越多越好的说法,是完全依照西方某些营销大师的过时理论,搞一种缺乏社会责任的营销战略。”

而曾剑秋则结合国外电信业例子来证明其观点———取消套餐不符合实际。

他介绍,综观全球电信资费体系,各国均在利用资费套餐满足市场发展需求。美国、欧洲、韩国的电信运营企业都根据细分客户,制定不同的资费套餐,以便让消费者自由选择。

曾剑秋表示,信产部此次对套餐的整顿,也正是在尊重客观现实的基础上,将那批侵犯消费者知情权而后自主选择权的套餐清除出局,而不是叫停所有资费套餐。“因为只要有不同的消费群体,就会有不同的消费方式和消费需求!虽然如今我国的资费套餐出现了种种令人诟病的现象,但这并不是取消套餐的理由,而恰恰说明了我们还没能利用套餐享受到各种优惠。关键在于,如何去莠存良让老百姓明明白白消费,而不在于将套餐一棍子打死。”

单向收费正当时资费改革要稳进

与会专家在会上取得一致的是:目前,我国单向收费的时机已经成熟。

北京市消费者协会会长、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副局长王建华表示,我国电信产业的发展初期,使得电信企业双向收费有了一定的合理性和可行性,但进入如今的规模发展后,双向收费就已经不适合经济发展的需要。“现在实行单向收费,符合国家利益、消费者权益乃至企业长远利益,我们不能再以牺牲消费者利益来谋取通信行业的超额利润!”

总体看,近年来,我国电信资费整体水平已经出现逐年下降。经测算,全国电信资费整体水平在前5年平均每年下降10%的基础上,去年又大幅下降,北京市的移动资费水平更是下降两成多。

“然而,我们不能一味地推行以降价为目标的资费改革。”一位参会专家向记者表示,电信资费下调是趋势所向,但这并不意味着资费可以搞个大降特降的“急行军”或者一刀切,须知资费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一昧降价或降价速度过快,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市场失衡,使得原本低效的市场竞争更加处于低效乃至无效的状态,进而动摇整个产业持续发展的基础,从而长远来看,危及用户通信福利的持续提高。

这位专家表示,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更好地平衡消费者与企业利益。“电信资费改革应遵循的原则是社会福利与产业发展达到平衡,既要保证让更多的用户享受电信业发展带来的便利和福利,保证全社会的公平、合理、健康消费,同时又要保证电信产业的和谐发展。总之,当前既要看到资费下调是方向,考虑企业承受能力又肯定要,实施政策就一定要稳健!”他建议,作为消费者,在期待资费大幅度降低的同时,对于电信降价问题需要抱有一颗平常心。

公司法人经营范围变更流程

广州筹划税务收入

深圳工商税务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