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资逡巡中国3G联通C网升级后将与外资共营

发布时间:2020-02-11 03:00:55 阅读: 来源:焊线机厂家

一则传言迅速在驻守北京的外资运营商圈中传开。

“中国政府正在考虑,除了向国内各大基础电信运营商发放3G牌照之外,还将对其他企业包括外资开放3G业务运营。”3月30日晚间,有消息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

“只要硬件投资能达到规模,就可以申请中国内地的3G业务牌照。”该人士称,“香港一家知名运营商已基本确定将获得相关牌照。”

到3月31日本报截稿时止,以上消息仍未获得有效证实,传言中的香港运营商则拒绝回应上述消息。

另外一个得到多方确认的消息是,有关方面已经达成一致意见,联通C网在升级至CDMA2000之后,将引入外资共同经营。

3月25日在香港举行的中国联通()2005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联通董事长常小兵亦曾公开表示:“根据WTO框架协议,今年年底中国电信市场将向国外公司开放,我们希望借此机会与国内外相关公司展开合作,而合作的重点是CDMA业务。”

“门口的野蛮人”

对于很多徘徊在中国3G门外的外资运营商来说,上述消息无疑是个利好。“这为更多人带来进场机会。”一家外资运营商人士对记者表示。

在此之前,“潜伏”是所有外资运营商的共同状态。

“我们在中国目前没有太多事情可做。”法国电信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盖拉向记者表示。盖拉是个中国通,1983年就来到中国的他娶了中国太太并在北京安家落户,1996年,盖拉加入法国电信,为它开拓中国市场。

十年过去,盖拉亲眼见证了中国电信业飞一般的发展,法国电信的北京机构也由6个人变成现在的100多号人。不过,盖拉最大的成就,就是帮助法国电信在北京建了一个研发中心,但现在只用以支持法国总部,在中国尚无用武之地。

NTT DoCoMo北京事务所所长佐野升也有同感,至今,该事务所只有7个人。

目前,对于大多数海外运营商而言,在中国最大胆的举动就是介入增值业务市场。

“可以说SK电讯是外资电信运营商中进入中国市场最深入的。”SK电讯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刘允说, SK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初就确定了目标:等待中国电信市场放开,看准机会准时出击。2003 年 3 月 20 日,SK电讯与中国联通成立合资公司联通时科,主要从事电信增值业务。

今年1月,DoCoMo以600万美元参股了一家叫Just In Mobile的公司,这是一家提供移动支付业务的中国SP。在此之前,DoCoMo还向中国的数码媒体集团(DMG)和Emcore Technology各投资了数百万美元。

法国电信则正在研究基于DVB-H(广播方式)的手机电视,希望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推出。盖拉说,最近他还与一些中国增值服务公司交流过,至于合作方式还正在摸索。

除此之外,采购是各外资运营商在中国的主要任务。

两年前,法国电信就和中国电信结成战略伙伴,双方成立了8个工作小组,开展包括联合采购等合作。法国电信每年有150亿美金的海外采购,而中国在其中的采购额度正在逐年加大,其中包括系统、软件乃至手机终端。

“最近我们在研究中国的3G手机。”盖拉告诉记者,法国电信最近与中电赛龙等手机设计公司接触过,未来有可能在中国订制3G手机。法国电信早已开通WCDMA业务,目前在全球已经有超过100万的3G用户。

佐野升也告诉记者,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新业务也是在中国采购3G手机。“DoCoMo每年手机采购量有2000万-3000万台。” 佐野升说,如果这些手机大部分在中国采购,即使每台手机只削减100元的成本,DoCoMo每年都可节省超过20亿元的开支。

据了解,目前国内能生产三种标准手机的厂商有华为、中兴、夏新。据了解,这些公司的WCDMA手机皆已出口到海外。

潜伏的3G机会

但上述业务不过是过渡时期的“小买卖”。对于海外运营商而言,他们更看重的是参与中国3G市场运营的机会。

“SK电讯是世界上最早一家同时运营WCDMA和CDMA2000两个网络的运营商,在3G技术上没有任何障碍。”刘允说,对于中国3G市场,SK不会袖手旁观。

刘允告诉记者,在3G牌照没有确定前,SK不太可能确定自己在中国的合作伙伴。“SK观察和等待中国市场机会已经超过3年,我们并不希望起个大早,却赶个晚集。”

盖拉最近对TD-SCDMA兴趣浓厚。据他介绍,法国电信北京研发中心最重要的一个工作就是对TD进行评估。“就在最近,我们还加入了TD产业联盟。”盖拉对记者说。不过,在TD联盟的名单中,记者尚未看到法国电信的名字。“可能是因为刚刚登记吧。”盖拉解释道。

刘允现在还并没想到SK能在TD中做什么,不过SK已经与大唐建立了合作。

“SK电讯今后希望在运营上寻找更多的机会,在国家法律和政策的许可下,参与更多的运营业务,如果政策许可,也不排除帮助TD-SCDMA商用的可能性。”刘允表示。他同时强调,“3G必须要有实质性的业务来支撑才能大有所为,SK已经着手考察将韩国受欢迎的3G业务进行中国本土化和在中国做相应修改。”

盖拉也始终坚信,一旦中国发放3G牌照,法国电信这样既有固网业务,又有移动业务包括3G运营经验的跨国运营商,一定会有用武之地。

“法国电信的定位是运营。我们有很多很好的3G业务,在3G上有很好的经验,等中国上了3G后,中国的运营商需要合作伙伴,或许我们会有机会。”接受记者采访时,50多岁的盖拉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如果中国发放3G牌照,我们将首先和运营商商讨数据漫游合作,让DoCoMo用户在中国可以上日本数据网,中国的用户在日本则可以登录移动梦网或其他中国的数据网络。”DoCoMo北京事务所副所长何显清说,国际漫游是运营商的重要收入来源,在欧洲运营商总收入中占10%-15%。DoCoMo在2G因为采用了PDC标准(TDMA)这样一个封闭的网络,几乎没有国际漫游收入,但现在DoCoMo采用了WCDMA,国际漫游无疑将成长为它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

全球化下的中国3G

种种迹象表明,随着中国3G发牌的渐行渐近,各种影响牌照发放的关键因素逐渐浮出,而一直隐身幕后的外资运营商,也到了走上前台的时候。

“我的判断是,即使政府放开3G牌照,因为基础电信的持股限制及其他政策约束,外资运营商也不可能直接进入中国。”电信分析机构BDA首席分析师方美琴表示,“不过,如果市场上出现更多的牌照持有者,外资电信就会有更多可选择的合作者,从而得到更多的进场机会。”

在多家外资运营商人士看来,随着全球化程度的提高,不管中国3G牌照如何发放,“如何更能与国际接轨是必须考虑的问题,包括TD”。

有业内人士以日本2G教训为鉴(详见本报2月27日《三菱撤资:日系2G“失空斩”》),建议TD-SCDMA的运营可以引入有实力的外资运营商。“既能缓解资金问题,又能帮助解决未来TD的漫游问题。”TD联盟一专家则表示,TD在技术上已经能够实现与WCDMA互通,“未来TD漫游应该不是太大问题”。

方美琴认为,外资电信运营商参与中国市场更可能的形式是与国内运营商共同经营3G网络,“日韩运营商在增值业务上有很强的经验,欧美运营商则长于企业管理和资本运作,他们在3G市场上的经验和特长都是国内运营商在推出3G业务时迫切需要的”。

据记者了解,四大运营商早就在为3G的增值业务做准备。尤其是电信和网通,其制定的启动3G的武器就是各种各样的数据业务。消息人士透露,最近,电信和网通都召集了一大批增值服务供应商,让他们参与其未来数据业务的规划,包括未来业务分类、用户群判断等。

麻仓优

盗墓笔记7:邛笼石影

天海翼

鬼吹灯2第二卷:龙岭迷窟